任然来到射击位置,他面前摆着一把54式手枪。

    黝黑的枪身,在雨水中泛着金属光泽,有雨滴打在它身上,被弹开四散。

    任然没有动,在没有得到指令之前,是不允许碰枪的。

    他的目光,从54式手枪往上,移到25米开外的胸环靶上。

    风小了些,但是滂沱大雨中,胸环靶却像一个骄傲的士兵,一动不动。

    雨水顺着他的额头、眉梢,流过任然的眼睑,他眨了下眼睛。

    有点难度!他心中转过一个念头。

    “取枪!”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任然抓起手枪。冰冷湿滑的枪身,比平时多了几分沉重。

    枪口斜向上指,任然另一只手已经掏出弹匣握住。

    那里面有五发子弹。

    “上弹匣!”

    咔!咔!

    一阵轻响,选手们都将弹匣推入弹仓,发出咔的一声。

    任然也将弹匣轻推进去,随后拉了下枪膛,将最上面一发子弹送入击发位置。

    随后,他右手从斜向下开始慢慢往下压,直到平举,手臂持平,自然指向胸环靶。

    “开始射击!”

    呯!

    裁判的话音刚落下,旁边就有人飞快地开了一枪。

    脱靶了!

    手枪射击,本来是不报靶的,但是比武不同,这次C师为了让选手出好成绩,每一发子弹都有人报靶,为的就是便于射手修正自己的弹着点。

    任然沉住气。

    他单手据枪,稳稳瞄准。

    雨很大,雨滴落在枪身上,极大地干扰了选手们的瞄准。

    任然则不一样。

    似乎有股什么力量,将他手中的枪固定住了,枪身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唯一可虑的,是瞄准!

    大雨中能见度不高,要瞄准下8环位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任然根本看不清下8环在哪里,他只能凭感觉往下移动准星。

    呯呯呯呯!

    周围身边陆续有人开枪,对面却鲜少有报靶杆举起来。

    呯!

    任然终于开了第一枪!

    10环!

    报靶杆摇动起来,随后迟疑一下,却放到左肩上停了一下,又往左斜上方举了三下!

    10环本来是不用报弹着点的,但那个报靶的战士兴许是为这一枪的惊艳为倾倒,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他报了一下弹着点。

    那意思很明显,虽然是10环,但有点偏左上。

    也许是压着白圈了。

    任然心中感激,他将枪口微不可见地朝右下移了一丁点!

    但是任然这个10环,已经将旁观的K团全都震住了!

    T团之前上场的选手,他们可都看见了,几乎没有10环的,但是任然一上来就是个10环!

    这难度多高!

    “牛比!”王登不停地摇着头叹道。

    与他一样的观众不在少数,他们不得不为任然的枪法所折服!

    成才也是一样!

    但是他的表现方式不同,只见他同样单臂举起,用拇指和食指当作手枪,试着瞄了一下。

    雨水打在他手上身上脸上,他连睁眼都困难!

    “我们连长真是太牛比了,这样都能打上10环!”成才嘀咕道,他是说给身边的马参谋听的。

    马参谋的回应则是叹了口气。

    “怎么啦?首长?”成才问道。

    马参谋摇了摇头,道:“我发现你们连长,真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优秀啊!奇怪的是,之前他在机关的时候没看出来呢?”

    “在机关的时候,首长和我们连长熟吗?”

    “不太熟!”马参谋道,“不过机关年年也组织射击,任连长以前好像也就及格良好水平吧,他去当了不到一年的连长,这水平就噌噌往上涨,不得不服啊!”

    “呵呵……那是!”成才自豪道,“你不知道,我们连长平时不但带我们训练,他自己也是事事作好表率,要我们做到的,他首先都能做到!大家都服他呢!

    你是不知道,我来之前,听说我们连长消沉过一段时间,后来听说他还主动站出来,给大伙道歉,我们大家都特别感动!”

    “呵……成才,那我问你,你在七连和九连都呆过,你觉得高连长和你们连长比起来,怎么样?”

    “这个啊……各有各的长处吧!”成才懂得分寸,他没有乱说,而是道,“总的来讲,两个连长都一心扑在连队建设上,可能区别只在于方式方法吧!”

    马参谋却没有放过他,追问道:

    “那你更喜欢哪一个连长的方式方法呢?”

    成才却不作声了。

    真要说起来,他觉得高城的方式更好一些,任连长别的都行,就是爱折磨他,这让他有些快疯掉了!

    呯呯呯!

    酝酿多时,任然再次开枪,有了第一个弹着点的指引,他毫不犹豫地连开三枪。

    果然,枪枪10环!

    而且再没有修正弹着点的指引出现,这意味着,这三枪都是正中白心!

    最后一枪!

    任然被雨水糊了下眼睛,所以只开了三枪,但这最后一枪,反而成了他的表演时间。

    其他选手都打完了,全都持着枪看向他。

    雨中,任然的身影坚如磐石,一动不动!

    他再一次成为了场中焦点!

    哗哗哗的雨水中,王团长焦急地看了看表。

    倒不是任然的时间到了,而是他该回去了,再不动身,会议就要迟到了,他还得回去换身衣裳!

    而任然也没有让他久等,他据好枪,亿万先生赔率加赠:瞄准刚才那个位置,左手飞快地在眼睛上抹了一把。

    趁着能看见的时候,他轻扣扳机。

    呯!

    子弹飞了出去。

    但是对面迟迟有没报靶!

    居然脱靶了?

    王团长心里涌起一阵失望,多好的机会啊,居然脱靶了!

    唉,脱靶了就脱靶了吧,能打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他正要开口说离开,却见那靶子下方,报靶杆迟疑着慢慢举了起来。

    众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尽都在跟着那红色报靶牌移动!

    只见红色的报靶牌在胸环靶中间位置停留了一下,似乎点在某个弹着点上不动!

    王团长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水渍,尽力瞪大了眼睛望过去。

    报靶牌在胸环靶中间停留了大约有十秒钟左右,然后,一左一右飞快地摇动起来!

    10环!

    全场炸锅!

    牛比我靠的声音比比皆是!

    连裁判长都忍不住了,通过对讲机询问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而对讲机里很快传来报靶员的声音:

    “报告!雨太大了,看不太清,有两个弹着点几乎是重叠在一起的,我们也是看了好久才看出来!”

    对讲机里,报靶员的声音有点大,大家都听见了。

    本来安静听消息的众人,再一次喧闹起来。

    “两个点几乎在一个位置?我靠!这什么枪法!”

    “这个连长简单是神一般的存在!我察,我决定把他当成我的偶像!”

    “我晕,这种天气,还能打出50环,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啊啊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枪神吗?”

    “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置信啊!”

    ……

    众人热闹哄哄,但是等在一边的Z团队员们,却是一脸土色!

    他们也得到消息,将按原定计划不变,要在雨中打完这一组射击!

    T团除了任然之外的其他队员,成绩就是前车之鉴!

    而T团射击结束后也没有离开,这一天他们的比武科目暂告一段落,所以他们也想留下来看看后面部队的射击情况。

    送走王团长以后,杨副参谋长令任然将队伍带到K团旁边,开始当起了观众。

    而Z团也的确不负众望,第一轮步枪下来,连一个优秀都没有!

    最好成绩44环!

    第二轮手枪更是离谱,打光头的占了一大半,上靶的选手中,大部分都只上了一发两发,最高环数35环!

    Z团的成绩,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相形之下,任然的两个50环,确实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

    让人仰望的存在!

    当天比武结束以后,队伍冒雨带回。

    在成才的跑前跑后下,任然回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喝了一碗姜汤水驱驱寒,这才渐渐缓了过来。

    但是到晚上的时候,任然的宿舍变成了闹市,门槛都快被踏破了,如果有的话!

    因为随着这一天比武科目的结束,5公里、手榴弹投掷和四百米障碍的成绩都出来了!

    5公里越野,伍六一得到第三名,史今第八名。

    手榴弹投掷,伍六一第七,史今第九。

    四百米障碍,伍六一第二,史今第五。

    而上述三个科目的第一名,被任然毫无意外地夺得!

    三个单项第一!三个冠军!

    轻武器分解结合、射击和队列教学科目,因为明天都还有单位要参加,所以暂时还没有决出名次,但任然的成绩,几乎也是无人能够超越!

    所以过来道贺的特别多。

    任然也没有放过这个能够改善自己在众人心目中印象的机会,与大家一起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随后杨副参谋长也放下架子,亲自过来,与大家打成一片,一时间,任然的宿舍,成了T团比武队的临时茶馆。

    大家挤挤挨挨或坐或站,倒是跑腿的成才累得够呛,不停地掺茶倒水招呼着。

    第三天。

    这一天还有三个科目,但主要教中在会教会讲上。

    说是三个科目,其实也可以算作一个,因为是室内连贯作业。

    选手需要随机抽取一个题目,然后从裁判组手里领取资料。他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将这些资料录入电脑,并制作成幻灯片形式的课件,最后再依据这个课件作一个试讲。

    评分则仍是由专家裁判组在下面打分。

    因为参赛单位、参赛选手众多,而这三个科目内容都挺多,每个人又需要占据一定时间,所以第三天第四天都会进行这个科目的比武。

    任然的运气不太好,他抽到了一个60迫击炮简便射击的教学讲解!

    伍六一抽中的81杠的射击构造与原理,而史今则是54式手枪!

    其他选手抽中的,有好有坏,好的如机枪、开辟通路科目、反坦克导弹射击原理等,这些都是平时训练用得最多的。不好的就是平时用得少的,比如喷火器对地堡目标射击、单兵火箭对地堡目标射击等等。

    任然的运气不好,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虽然九连也装备有这种60迫,但是连队只有炮班才会用到,而且受前段时间现场会冲击,他们还没有训练到这一步上来!

    第二是他在之前激活的连队成员技能中,并没有哪个人拥有这项技能!

    第三就是无论是他本身,还是他穿越过来的前任,对于这个60迫,都是外行!

    这就意味着,任然不得不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

    而这个科目的冠军,他将很难有机会染指!

    难怪当时王团长会出说那样一番话!

斯诺克比分 云顶官网登入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登入 申博手机版下载登入 澳门盈丰游戏好玩吗
澳门太阳城现场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慱管理登录 新金沙棋牌官网 新濠天地认证网 澳门永利国际有限公司
新博狗官网网站 ag真人厅 必發游戏电子优惠 永利博网上娱乐城 太阳城申博开户网站
战神娱乐城官网站 申博代理假网 圣亚1倍打码 博彩游戏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