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摇钱树 > 玄幻小说 > 我从全职开始当法神 > 第233章 232.秦王——先!
    第233章 232.秦王——先!

    ……

    祭坛。

    林先带着张小侯直直朝血王座走去,酷彩彩票:看看坐到王座上的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

    血王座上确实有一人,不知是死是活,他穿着黑色的铠袍,这铠袍明显就是历史悠久之物,但依然反射着寒光,甚至能够看到铠甲上面映着正靠近的自己!

    血王座上的人就坐在那里,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颊,身体微微倾斜,帽盔的边沿落下的阴影正好藏住了他的面孔,能借助祭坛火光看到的唯有他凌厉的下巴和邪性勾起的唇角!

    像是小憩,又像是在思考,总之绝不像是一个死人!

    “我很诧异……”

    忽然,坐在那里的人说话了!

    张小侯被吓了一跳,头皮都要炸裂开一样。

    林先冷冷的看着王座上的千年王者。

    “你们是怎么走出死门间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并且缓缓的抬起了下巴。

    火光缓缓的驱散了他脸上的阴影,一个两鬓花白的熟悉面孔露了出来,其宽厚的嘴唇呈现绝对的暗紫色,紫纹还延伸到了侧脸颊,使得这张嘴看上去更加鬼邪!

    “方谷,你死了就不要出来作妖了,不,或者说铠袍!”林先冷冷的说道。

    “不!我没有死!我现在是古老王,我继承古老王的一切,他的这座白色宫殿,他一手创造的亡灵国度,他无穷无尽的魔力,以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方谷声音也透出了一丝奇怪的金属之音,正回荡在这个空荡荡的祭坛顶部。

    “先哥……”张小侯脸上无比严肃。

    “退后点,他已经不是方谷了,他快要被吃完了……”林先盯着那件黑色的铠袍,眼中露出一丝思索。

    “到底怎么样才算是完成任务呢?”林先在心里嘀咕着。

    “王的会面?这样还不行吗?难道要将真的嬴政唤醒?不是吧?这谁搞得定?”

    “血,还要更多的血。”方谷那双眼眶忽然间变得空了,感觉像是被挖掉了瞳孔,里面随时都会钻出一个鬼邪来!

    他站了起来,身子显得几分僵硬和迟钝,但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狂躁的血腥味,嘴张开完全是要生吃了他们的样子。

    穿着铠袍的方谷扑了上来,他的手变成了青色长毛的爪子。

    不用林先动手,张小侯就挥出了一道旋风,将方谷给卷了起来。

    青色的旋风很轻易的就将方谷绞成了碎片,风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

    但那件黑色的铠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像一个幽灵一般飘回到了血王座上。

    明明铠袍之中空空如也,却可以像活人一样支撑着坐在上面,铠帽下宛如有一双深红鬼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仿佛可以透过身子看到灵魂深处,内心的一切都能被它轻易洞悉。

    “啧!”林先皱了皱眉,朝着铠袍走了过去。

    “先哥,这件衣服不能穿!”张小侯拉住了林先,一看就知道林先想干什么。

    “没事的,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林先拍了拍张小侯的肩膀,继续朝着血王座前进。

    走到了铠袍前,林先立刻感觉到一股无穷无尽的魔力在催促自己穿上它,似乎穿上这件铠袍一切的灾难都会迎刃而解!

    林先一点都不为所动,知道这是这幅铠甲中邪恶的器灵在引诱着他。

    林先冷冷的看着铠袍,他一点都不相信曾经的千古一帝会变成现在这样,变成一个依附铠甲的怪异。

    倒不如说现在控制铠甲的是千年来从铠甲中新生的意识,只不过是拥有曾经秦始皇的记忆罢了。

    林先相信嬴政会在铠甲里留下后手,这可能是他复活的关键,但林先绝不相信有身为千古一帝骄傲的嬴政会甘愿变成这样一种怪物。

    或者说现在使铠甲动起来的是一种本能,想让自己复活而动起来的本能……

    林先眼中莫名的神光闪了闪,身体迎向了这件黑色的铠袍。

    林先不知道古老王是要怎样才能复活,但林先很清楚,死了就是死了,归来?这种魔法世界就不要说这种玄幻才有的事情!好吗!

    林先跟进来是为了完成任务的,而就情况来看,好像只有穿上这件秦始皇的铠袍才有一丝可能完成任务。

    林先也是拼了,林先就是赌它吃不下他!

    铠袍拥有吸扯之力,一旦有人撞上来,这件铠袍就会自己分解,然后迅速的依附在那个人的身上。

    然而,就在那些邪恶的铠袍要裹住林先身体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却抓住了他,想要将他往血王座之外抛去!

    但理所当然的没有成功,林先早晓得有人走了过来,怎么可能会被偷袭到,就他那点力量抬都抬不起自己,更不用说抛了!

    所以黑色铠袍还是依附到了林先身上。

    林先肩膀一抖就挣脱了来人的狭制,坐上了血王座,看向了这个想要抛开自己的人。

    “斩空总教官,你想做什么?”林先穿着黑色的铠袍,有点像刚刚方谷那样的坐着。

    不过仔细看林先好像没有受到影响一样,有点点彩光从铠袍的领口露了出来,仔细看,可以发现,那些彩光是从一些鳞片上发出来的。

    “林先!你!糊涂啊!唉……”满是胡渣的男子,看着坐在血王座的林先,脸上满是懊恼和愤怒。

    “总教官,没事的,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是你想过没有,有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去找她……”血王座上的林先双手交叉,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斩空。

    “你怎么知道?!!”斩空眼中满是惊讶,他现在怀疑林先已经被彻底“吃掉”了,拥有了洞悉人心底秘密的能力。

    “我有一个朋友,她也有那种寒体,去了解的时候碰巧找到了有关于秦羽儿的信息……艹!等会!我先处理一下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林先周身燃起了各色的火焰,炙烤着这具漆黑的铠袍。

    铠袍发出了如鬼婴一样的叫声,想要飞离林先的身体。

    “呵呵,想跑?老子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跑就跑的地方吗?!”林先反手就是一个重力领域,压着它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只能乖乖被异火灼烧。

    林先要是没把握,怎么会穿上这幅要命的铠袍?!

    有着陨落心炎和净莲妖火的他,自然不会惧怕铠袍这种来自精神、灵魂层次的邪恶意识。

    要是不听话,大不了就用陨落心炎将铠袍具有的灵性全部烧掉,要么就用净莲妖火将它整个都化为虚无。

    其他异火,林先只是拿出来试试效果的发现只能对铠袍本身造成伤害后就收了回去。

    不管是哪个层面林先都能制住这件铠袍,林先就不信了,它除了乖乖听话外,还能干什么!

    “好了,继续聊吧,刚刚说到哪来着?对,秦羽儿……”林先又摆回了之前那个姿势。

    “你!你!你这是……成功了?!!!”斩空一脸难以置信,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林先身上还存在的活人气息,看到邪铠竟然乖乖呆着林先身上,不去吞噬林先的灵魂与肉体,很是不敢相信……

    “对,我现在是古老王正统的继承人,你可以叫我秦先!秦王先!”林先,哦不,秦先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本章完)

北京快乐8全天计划 澳门有哪里好玩 亿万先生注册 波音博彩网 顶级摇钱树
新櫈娱乐怎样赚洗码费 申博太阳城开户彩金登入 太阳城线上娱乐场 圣亚女优EB易博 圣淘沙游戏圣淘沙棋牌
澳门老葡京登入开户 乐虎国际现金直营网 澳博牌海洋星虫正规吗 新櫈娱乐女优结利彩票 大三巴客服主管
拉菲游戏最高返水 申博66psb 玉和游戏网上娱乐 云顶app下载